专访《汉娜》导演:用艺术电影约会少年时代

来源:http://www.squeezetheorange.com 作者: 2017-09-13 01:36

  腾讯娱乐专稿 (文/seamouse)《汉娜》是一部剧情和对白都极其稀薄的艺术电影,剧情推动彻底仰仗于导演安德烈从前辈大师那儿习来的镜头语言,以及夏洛特.兰普林厉害的肢体和眼神表演。95分钟的时间中,就只有主人公汉娜在公寓、布鲁塞尔的地铁、老伴被关押的和戏剧表演课之间来回。

  对于这位年轻的意大利导演来说,这部戏只能因夏洛特这位自己少年时代幻想的而存在,那是他14岁看到维斯康蒂电影《狂魔》时,就熊熊燃起的爱。哪怕夏洛特.兰普林已经71岁,导演依然认真地搞定了这场迟来的银幕约会。

  腾讯娱乐:你为数不多的电影都没在家乡意大利拍摄,《美狄亚斯》在美国腹地,《汉娜》又在法国?

  安德烈帕劳洛:其实是比利时,布鲁塞尔。选择布鲁塞尔是因为制片公司的关系,这是一部法国、比利时和意大利联合制片的电影。不过最早的剧本是在美国,几次改动后来到了布鲁塞尔。

  腾讯娱乐:《汉娜》最有趣但也最让人费解的地方是,观众能得到的主角背景故事相当稀薄,可能只能通过她的读报以及探监,猜测是不是祖父曾经儿童,显然你也不打算交代?

  安德烈帕劳洛:就我而言,非常想拍摄一部只关于心理状态而忽略其他元素的电影。展现女主角的内心烦恼,她不知道自己能相信什么,对一切都感到疑惑,也近乎没了社会交往,家人也不再搭理她,失去依赖和寄托后的她,深深困于自己的不安之中。我能从她身上看到自己的一部分影子,就非常想要用摄影机去接近她、握住她的手、给予她力量,进一步的,让世界都看到她,感受到她的痛苦,她在找寻自己身份过程中的挣扎。

  因此我们就尝试着采用大量的电影语言而非对话,去刺激观众尽可能地去感受汉娜这个角色,甚至进入这个角色。当然这样背景故事的做法很冒险,注定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。幸运的是,我们有夏洛特.兰普林这样伟大的演员,通过眼神和表情,就能传达出我所希望的一切。剧本就是百分百为她定制的,我无法想象别的任何演员能代替她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汉娜算是在探索个人和社会身份之间的模糊边界,电影中给出的社会身份相当有限,可能就只是一对内外的老夫妇。这种探索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兴趣,在前作《美狄亚斯》中已经体现得很明显了,一位试图强力控制整个大家庭的父亲。而在《汉娜》中,一道生活了四五十年的夫妇分开后,她自己又将面对这样的处境呢?

  安德烈帕劳洛:剧本原先就是对白稀少的,成片与剧本并没太大变化,我自己从来就喜欢在银幕上看着演员、哭笑而不说话。拍摄时,我们也有意让一些有对话或阅读场面时,摄影机画面却飘到别的地方,就像是汉娜内心和外界在对话。我们的摄影总监Chayse Irvin完成了非常棒的工作。在跟随汉娜内心挣扎的旅程中,我们所需要的话语越来越少,这种藏而不是显的减法,或许对于资深影痴是很有吸引力的吧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我也不是很清楚,可能分量差不多,两部都是严重仰仗于电影语言的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肯定的,如果要列一个善用镜头语言的楷模清单,我能给出一大堆名字,排在第一位的是米开朗基罗.安东尼奥尼,接着的一堆能有布卢埃尔、迈克尔哈内克、香特尔阿克曼、卡洛斯雷加达斯、蔡明亮贝拉塔尔……《红色沙漠》里的莫尼卡维蒂就是最棒的榜样,还有约翰卡萨维茨那部《下的女人》中的吉娜罗兰兹、香特尔《珍妮德尔曼》里的德菲因塞里格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算是一个业余戏剧团体主持的减压训练。我们的主角有着那么深的内心烦恼,需要有一个不去她人的情绪出口,表演训练就是一个绝佳的管道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是的,如果深入他的故事,那可能就会是另一部戏。我没去交代他为什么进了,因为不想脱离汉娜内心挣扎的焦点。我自己也好奇那老头会有怎样的戏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《汉娜》可以算是三部曲的开始,第一部就是女性为主角,被遗弃的孤独老太太。第二部希望在明年春天开拍,可能叫做Monica,一位变性人作为主角,从他变成她。35年后回到老家,看望将要去世的母亲。我们找了不少变性演员做面试,这部戏必须要真正的生物变性者来扮演,现在到了三选一的时候了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在最早期的版本中,夏洛特.兰普林扮演的角色是位波兰移民,后来我们彻底改变了主意。我能语,但这对拍摄并没太大障碍,只是让我自己不太方便跟扮演片中盲童的小演员沟通交流,非得经过翻译。

  腾讯娱乐:选择夏洛特兰普林,也算是满足你的一个少年梦想吗?作为一个意大利人,是不是因为看过维斯康蒂的《狂魔》(1969)?

  安德烈帕劳洛:是的,我第一次在银幕上认识夏洛特,就似乎《狂魔》。那时我大概14岁,她的脸庞、身体、眼神彻底刺穿了我,我相信自己爱上了她。如果有一天能和她一道工作,就成了我的一个梦想,在巴黎给她看了剧本后,美梦竟然成真。我们本有机会在安德鲁.海格那部《45周年》之前就开拍《汉娜》,但融资过程耽误了很久,只好等着她演完《45周年》。

  安德烈帕劳洛:烦恼不至于,我们是两部截然不同的电影,那部作品对话棒极了。等待那么多年才完成融资,这确实烦人,但也带来了积极的一面,我们有了两年半的时间去彼此熟悉,满世界见面,变得亲密无间